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000hit福利]向日葵的那些事兒

空想君傾情奉獻了hit文!大家快讚她?

註明:此文獵奇嚴重,劇情純屬虛構,與小和本兒内容全無關聯。

空想君 00:19:26
如有巧合,实乃不幸
蓝仔 00:19:56
……太不幸了。

千萬要做好心理準備哦,真的。
[聯五]向日葵的那些事兒

開端是一陣詭異的電流聲。
然後是一片暗。
阿爾弗雷捏著遊戲手柄嘖了嘖舌,伊萬保持著笑容用水管敲地板,法蘭西斯哎呀哎呀地感歎起來,亞瑟開始跟某種不明物體說話,王耀提著應急煤油燈奔出門然後在三分鐘後回來,“全村停電”,他說。
“早說別在這窮鄉僻壤休假了吧,你拿這地方招待我們也不嫌寒磣。”阿爾弗雷說。
“少廢話,艱苦樸素可是我國優良傳統。”王耀把煤油燈放在地上,自己也盤腿坐下來,“我還懷疑是你打遊戲搞得電路負荷量過大出問題了呢。”
“那現在怎麼辦?”法蘭西斯問。
“我無所謂啊,正好跟妖精們聊天。”亞瑟的笑在此時此刻顯得格外詭異。
“沒問你。”阿爾弗雷打著寒顫努力拿出氣勢。
“那就這樣吧,”王耀一邊撥弄燈芯一邊說,“反正也沒法做其他事,乾脆咱們來講故事?”
“還真像你的作風,”阿爾弗雷撇嘴,“上年紀的人啊。”
伊萬不動聲色地敲碎了阿爾面前的地板,然後用格外燦爛的笑容迎上對方瞬間鐵青的臉。剩下的人默契地忽略了他們的舉動。
亞瑟問:“講什麼?”
“單是講也挺無聊的,咱們自己編好嗎?”
“玩接龍怎麼樣?”法蘭西斯提議,“出現超展開會挺有趣的。”
“好啊,”王耀轉頭,“伊萬你來開頭吧。”然後就這樣雲淡風輕地掐滅了戰爭的火苗。伊萬笑眯眯地回過頭來,說:“好啊,那我就講個……”他看了看自己身邊的東西,“水管和向日葵的故事好了。”

Chapter 1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片無邊無際的雪原裡,孤零零地生活著一根水管。它沒有家人沒有朋友甚至沒有半件衣服,這種在冰天雪地裡以一種最原始的姿態站立的感覺讓它十分憂傷,它想如果有人陪它就好了,那樣的話說不定還可以夥伴同心其利斷金變裸站為裸奔,可惜它無論怎麼努力都找不到朋友。所以它決定自食其力發揮主觀能動性改變一味等待的立場,奮發地向南跋涉而去。
它走啊走啊走啊走,突然看到眼前出現了一片燦爛的金黃,它覺得身心都被溫暖了,於是它加快速度向前奔跑,直到看見一朵向日葵朝它露出了微笑。
向日葵說:“你好,你是從北邊來的嗎?”
水管很吃驚:“是啊,你怎麼知道?”
向日葵笑了:“你身上都凍裂口了。”
水管說:“我說怎麼這麼冷呢。”
向日葵說:“我們這兒還挺暖和的,要沒別地兒去,就在這住下吧。”
水管很感激:“謝謝你,我感動得都要哭了,可是我身體裡的水全凍成千年寒冰了讓我無淚可流,真是抱歉。”
向日葵和煦地微笑著:“沒關係,以後你就有個溫暖的家了,讓我們一起幸福地生活吧。”
水管想報以微笑,可一笑身上的裂縫就更大了,於是它只好鞠了個躬,沒想到這造成了更加嚴重的後果,它像一個上年紀的倒楣老人一般骨折了。幸福的時光總是短暫,故事進展到這裡,不得不以主角的夭亡告一段落了。但我們可憐可愛可敬的水管同志甚至還沒來得及仔細看看這一片瑰麗的花田呢。它倒了下去,雙眼含淚地注視著向日葵。它想握住它的手,但可惜它沒有手,它只能開了口。
“向日葵同志,”它顫巍巍的聲音讓人心疼,“答應我最後的要求,好嗎?”
向日葵搖了搖花盤,幾顆瓜子落在水管身邊:“嗯。”它眼含熱淚,滿懷深情地答應了。
“請實現我這個願望……我……”它的聲音幾不可聞,“我希望……希望……”
“不管你希望什麼,我都一定會為你實現。”向日葵堅定地說。
水管笑了:“我希望……”它的嘴邊突然出現了一個大大的獰笑,陰森恐怖宛若創世前的混沌暗,它全身的裂縫都以難以捕捉的速度變變長,發出令人不寒而慄的哢吱聲,“我希望,你們全部到地獄跟我作伴!”
數不清的雪花突然從它的身體裡呼嘯而出,瞬間覆蓋了這片風和日麗的美麗花田,所有的一切都封凍在了厚厚的冰裡。單單幾十秒的時間,生的氣息從這片土地上完全被抹去了。
水管看著冰塊裡向日葵震驚的神情,安然地閉上了眼睛。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抓住機會實現野心是很重要的,騙人也無所謂哦~


“等、等等,就這麼完了?”法蘭西斯代表全體與會人員發出了內心深處最熱切的呼喊,“這是童話吧?童話的話結尾不應該是光明美好幸福美滿的嗎?而且那結束語是怎麼一回事?這是在教唆小朋友們犯罪吧一定是吧!”
“鬍子混蛋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會吐槽的?”亞瑟不屑一顧地用鼻子哼哼,“看樣子是跟菊呆久了吧,感情還真不錯呢。”
“你為哥哥吃醋我很高興不過現在不是說這話的時候吧?進展到這地步了要怎麼接下去啊!”
“鬼才吃你的醋!”亞瑟狠狠地說,“再說了,就這種情節,要繼續下去簡直易如反掌吧?”說著,他松松肩關節擺出了準備大幹一場的架勢,“看我的!”


Chapter 2
那是古老的禁忌。
那是深切的渴望。
那是愛戀的罪孽。
那是暗的咒語。
所謂的——
復活之術。

水管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罪行,其實全被一個人,不,準確地說,是一個存在盡收眼底,那就是幾百年前出門遠遊今日恰巧在悲劇發生後回家躲過一劫的向日葵之王。因為這是童話,所以諸如“向日葵怎麼能走路”“向日葵能活幾百年嗎”之類的問題都是沒有意義的讀者們就不要糾結了。總之向日葵之王看到這一片慘劇十分悲痛,它站在茫茫天地之間感受著刺骨的寒風,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痛苦與無奈進一步加深了它內心深重的寒冷,於是它緊了緊身上的貂皮大衣。這時一陣靈光閃過,它拿出魔杖(不要問這是怎麼回事),在浩瀚的冰面也就是它萬千子民屍體的上方畫了一個大而美麗的魔法陣。(真的不要問)
它想到了那個古老的魔法,能讓死者複生的魔法——它知道這有違生命倫常會帶來難以估量的災難,自己甚至會為此失去性命,但它不怕,因為它的人生業已圓滿,它最後的願望,就是自己的孩子們能在這片土地上幸福壯地成長,給全世界帶來金燦燦黃澄澄的幸福。
但問題在於,它的力量無法支持如此大規模魔法的發動,就好像奧拓的零件配不上奧迪一樣。所以它只能求助於旅途中結識的邪惡魔法師,這個人是如此邪惡,以致於他的幻像自魔法陣緩緩浮現時周圍的空氣都被他散發出的氣浸透了。他微笑的嘴角在高高的圍巾後隱隱約約浮現,他的聲音飄蕩猶如夢魘。
“全知全能的魔法師啊,”王的聲音顫抖卻充滿勇氣,“我願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請你賜予我的子民再一次的生命吧!”
“好的。”魔法師溫柔地回答,“來,”他在空氣中畫出了一個魔法牢籠,“請走進來吧,我會以你的魔力與靈魂為原料,完成這空前的大型魔法。”
王毫不猶豫地大踏步走了進去,王者之光在它的花瓣上熠熠生光。
魔法師開始詠唱咒文,那聲音像一萬隻鳳凰在天空飛過,又像一萬匹獨角獸在大地奔騰,還像一萬條蛟龍在深海翻騰,卻又讓人想起蝙蝠亂舞狼人出洞,無數僵屍在地面匍匐。這儀式無比神聖也無比暗,當咒文的最後一字消散在風中,向日葵王的身影已再不得見。大地重又回春,向日葵們吃驚地對望,然後又像明白了什麼似的,齊聲大哭。
魔法師微笑著看著這一幕,然後對花田裡的某處開了口。
“幹得好,一切正如計畫。”
“謝謝誇獎。”可愛的水管同志的聲音響了起來。
最初的向日葵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它心下一驚:“難道……”
“沒錯,就是那個‘難道’,”魔法師此刻看起來像一個正宗的大魔王,“這塊地方的魔法之力無比深厚,若你們這些宿主靈魂經過輪回且情緒甚為悲傷,則可產生極為強大的魔法之力。我為得到這力量處心積慮絞盡腦汁,今天終於如願以償。雖然對不起你們和那勇敢的王,但是,”他眼中一凜,“抱歉了。”
說著,冰冷的氣宛如鬼魅一般襲來,只眨眼工夫,春天又再離去。大地不止冰冷,更陷入了萬劫不復的暗之中。


“怎麼又全滅了啊啊啊啊啊!”法蘭西斯由衷地懷疑起身邊這些人的精神正常程度。
“因為是魔法啊。”亞瑟答得格外自然。
“好故事啊,不過,”伊萬的眼睛在暗裡也顯得亮晶晶的,“為什麼我覺得那個魔法師似曾相識呢?”
“是心理作用哦心理作用,我可沒說過那是以你為原型的。”亞瑟笑得很爽朗。
“是嗎呵呵呵呵。”
“是啊哈哈哈哈。”
“我不知道你們有什麼恩怨不過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阿爾弗雷突然跳了起來,他披著床單躍上桌子手指天花板,眼裡閃爍著紐約夜景的光輝,“既然故事發展到這個地步,就讓hero登場吧!”


Chapter 3
大城市夜晚的燈紅酒總是讓人疲憊,聯邦探員阿爾弗雷•F•鐘斯站在落地窗前看著街上川流不息的車輛,又看看手中早已冷掉的即溶咖啡,默默歎了口氣。
近幾日的工作可謂焦頭爛額,一個月前開始的向日葵田大面積霜凍案大有越演越烈的趨勢,眼下甚至已發展成每日有數十塊田地被凍成看似收藏價值很高的冰雕的速度。這聽起來頗為嚴重,實際上倒也不算什麼大事,就算是,那也應該歸農業局啥的管。可阿爾弗雷的上司老是說這總有一天會發展成威脅全人類生命安全的重大刑事案件,說什麼也不肯放棄搜索。可對著一片連瓜子都產不出的向日葵們,孜孜不倦的搜索又能有什麼用呢?就像渴求在公牛身上擠出熱牛奶一樣,都是沒有用的。
阿爾弗雷再次歎了口氣。
這次是因為今天他居然得到了一些有用的線索。
他有一個認識多年的朋友。這傢伙是個以怪力亂神為賣點的詭異存在,人生目的似乎就在把非科學之事推廣到全地球全銀河系乃至全宇宙。而這傢伙,也就是亞瑟•柯克蘭,不久前突然打電話來說了一長串莫名其妙的話。雖然莫名其妙且極端不合清理,但在諸多證據(包括文獻記載、目擊人證詞及現場錄影等各種內容——阿爾弗雷很疑惑,既然最後一項都出來了,為什麼沒人抓住犯人?)的有力支持下,阿爾弗雷最終不得不表示相信。
而現在的問題是,他應該怎樣去解決這問題。
發動同事們絕對是不可能的,除了他沒有誰會相信亞瑟的話。他也沒法帶亞瑟一起去,因為這傢伙除了磨嘴皮子之外毫無戰鬥力除了累贅再沒有其它角色可以扮演。他思考了幾個小時,而現在,他做出了決定。他轉身離開窗戶,邁著堅定的步伐走進了臥室,然後邁著更加堅定的步伐走了回來,這時的他已經跟剛才完全不同了。他取下了隱形眼鏡戴上了具備性格轉換能力的神奇金絲邊眼鏡,此刻他藍色的眼眸裡閃爍著無邊的大宇宙智慧;他那健美的身軀被氣勢蓬勃的藍色緊身衣緊緊包裹著,那外穿的火紅三角褲散發出一種難以抵禦的熱血威力;胸前的“S”彰顯著他超人的愛、勇氣與汗水,這拯救世界的三大法寶此刻在他身上齊聚一堂;背後的“龜”默默訴說著他體內乃至神秘東方的功力,東西結合療效好,阿爾弗雷最無敵!他像原子小金剛一樣伸出雙手,他飛了起來,他衝破了玻璃飛向神秘的夜空直沖邪惡魔法師的老巢!這一刻超人、蜘蛛俠、阿童木靈魂附體,阿爾弗雷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我感應敵害,千里之外——而邪惡魔法師的功力果然也非同小可,遠在又一片即將凋零的花田的他此時感到一陣令人不快的氣壓飛速襲來,全身上下立刻進入緊急備戰狀態。阿爾弗雷此刻乃是以光速前進,因而轉眼之間便到了魔王跟前,強者交戰,總是呈肉眼難以捕捉之勢,只見兩人一個錯身,寒光一閃,勝負便已在咫尺間分出。乍看之下,阿爾弗雷的飛速火箭拳似乎給魔王帶來了致命一擊,然若定神細細一看,卻不難發現魔王的水管已領先0.00001秒插入阿爾弗雷體內。魔王揚起嘴角粲然一笑,阿爾弗雷轟然倒地。他抬頭看著敵人,眼中寫滿不甘與憤怒。
“我很佩服你的勇氣,”魔王笑道,“然而同我等為敵,下場只會如此。”他揚起備用水管,“再見了。”
“等一等!”
一陣熟悉的聲音響起,阿爾弗雷不禁雙目圓睜,愣愣看著眼前的身影,一時竟忘記言語。
魔王的聲音冷若冰霜:“來者何人?居然同我般強者為敵,定要將你打至僕街啊!”
“我乃白魔法的術士,正義的代言人,此次前來,只為將你這暗勢力轟至渣啊!”
阿爾弗雷此刻終於緩過神來:“亞瑟……你為什麼……”
亞瑟轉過頭來,微微一笑:“因為你一個人搞不定,不是嗎?”
一種不祥的預感突然襲來,阿爾弗雷失聲大喊:“不行,你快逃……你打不過他!”
“如果我逃走了,世界會有更大損失。”亞瑟繼續微笑著,“再見了,阿爾弗雷。還有,我愛你。”
“不————!”阿爾弗雷拼命想站起來,但一切都已經太遲了,魔王的漆力量和亞瑟的純白之光混合在一起,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巨大威力,目之所及,無不是山搖地動、河水倒流。等一切平息下來,所有事物都已成為灰燼,無論魔王,亞瑟,還是那片無比美麗溫暖的向日葵花田。
“阿爾弗雷,你一定會成為世界的英雄。”
“如果沒有你,成為英雄……又有什麼意義呢。”
阿爾弗雷撿起亞瑟留下的司康餅哭了起來,哭聲響徹天地。
“為什麼,你沒有自己做的司康一般堅硬呢……”


“我靠你hero出場有個屁用啊還不是又全滅了!”亞瑟完全忘記了紳士風度,抹胳膊挽袖子地狠命豎中指爆粗口,“為什麼我非得為救你去死不可啊!為什麼我非得愛你不可啊!還有你最後是在諷刺我的廚藝吧一定是吧去死啊混蛋!”
“真是太任性了啊亞瑟,明明讓你精彩出演女主角了的!”
“誰是女主角啊!”
“女主角啥的我不管啦不過,”伊萬握緊了水管,“為什麼我會死呢?雖然你們都不說那就是我但我覺得含沙射影的意思可明顯了呢?”
法蘭西斯蹲在牆角掩面無語凝噎,王耀體貼地拍拍已經黯然銷魂的他的肩站了起來,充滿領袖氣質地開口了。
“接下來的部分,就讓我來吧。”


Chapter 4
“這樣的劇本……怎麼想也不可能通過吧。”學院長王耀摘下老花鏡,一邊按摩疲勞的雙眼一邊將厚厚的列印檔案遞還給眼前的人,同時做出了這樣的評論。
“怎麼會呢?”阿爾弗雷一拳砸上了辦公桌,桌面上的東西隨著他的動作抖了幾抖,“這可是混合科技與魔幻,充滿後現代主義氣息和想像力的愛與淚的超大作啊!
“人物設定有傷風化,”王耀淡定地說,“校園文明建設需要和諧。”
“哪裡有傷風化了!英雄鬥魔王什麼的,可美了不是嗎!”
“是啊,如果英雄沒有內褲外穿身上的logo也不那麼山寨的話,而且魔王居然是個執著於向日葵的變態,你告訴我這部戲的訴求到底是什麼好嗎?號召全世界人民聯合起來保護向日葵?我說伊萬是不是給你拿贊助了啊?”他十分嚴肅地看著阿爾弗雷,“真沒想到啊,你倆表面上劍拔弩張的,暗地裡姦情這麼細水長流?”
“長官,別以為你老我就不敢打你。”
“打得過你就打啊,氣功起源可是我家呢。”
“……可惡,一生只有一次的青春,我不能就這麼妥協了啊!”阿爾弗雷捏緊拳頭,眼眶裡隱隱有淚珠滾動。
“咯,孩子,”王耀站起來,拍拍阿爾弗雷的肩,“看看窗外。”
阿爾弗雷抬起頭,猛然被一片璀璨的金黃閃花了眼。
“這……”他呆住了。
“是啊,多麼美麗的向日葵花田啊……但你們這些年輕孩子卻從不知靜下來欣賞它的美……青春究竟是什麼?熱血,友情,汗水?這些都沒錯,但我以為,最重要的卻是偶爾靜下心來發現的美……對嗎?”
“老師……”阿爾弗雷淚流滿面。
王耀微笑著,轉過頭去和他一起看著無邊無際的向日葵。

一片靜謐美好。
然而,危機突然降臨了。
他們最後看到的風景,是向日葵形狀的巨大飛船,和被它發出的致命攝像燒成灰燼的向日葵們。


“完美的全滅哦。”王耀笑得甜蜜蜜,“完全沒有偏心哦,怎麼樣,完美的結局吧?”
“完美什麼啊為什麼童話的結局會是這樣啊!”法蘭西斯徹底崩潰,“我完全沒有機會接下去了啊!”
“那就到此為止,”阿爾弗雷啃起了漢堡,“再下去就沒意思了。”
“是啊,”亞瑟似乎在摩拳擦掌,“咱們得先處理好內部矛盾。”
又是一陣詭異的電流聲。
然後是一片光明。
“啊,電來了呢~”伊萬似乎心情很好,“這樣的話,就玩別的吧。”
“是啊,”王耀提著煤油燈站起來,“法蘭西斯你也別鬱悶了?……法蘭西斯?”

法蘭西斯沒有說話。
一種一樣的寂靜籠罩了屋子。

然後。
一切都在一瞬間發生了。

他們看到他的身體迅速膨脹,西服和襯衣都飛速地被撐破成為塊塊碎片。
沒穿衣服的法蘭西斯他們早司空見慣,但這一次,似乎有什麼不一樣了。

他們張大了眼。
往常那個裝飾著鮮紅薔薇的地方,出現了另外的花朵。

一朵詭異笑著的向日葵。


[fin]


有被嚇到的同學請隨便揍阿空!說真的這麽破廉恥的東西真的和本子内容沒關係啊真的!(哭)……好吧我們只是為嚴肅的内容來輕鬆一下,各位慢用?(誰會用啊!
敬請期待下回神經病頻道。(沒有那種東西!
Comment

对不起我笑了——

咱就是要你笑……

第一次留言的潜水君爹苏(虽然那1000hit里怎么也有俺的功劳?!)
啊,司康饼那个,嗯很好很强大,阿尔你真河蟹~
还有,nini从头到尾为毛没有说一次“阿鲁”鸟……

感谢姑娘的默默耕耘!
……那个“阿鲁”,因为觉得只是个口癖有没有其实没太大关系,而且为了文章气氛(啥),就没加了……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