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文章試閱放出!預定詳情見此!

小和本兒預定將在8月22日晚上21:00開放,前十五名為特典名額。屆時會在公式站放出預定表單,預定開放后直到通販開始前不會關閉,想拍的同學期間隨時都可以來=v=。本子的印量以預定為准,所以不用擔心會定不到本。


關於特典及贈品説明:特典為阿乙繪製的聯五海報五款一套,普通版將隨機送出五款海報中的一款,不可指定。

關於價錢問題:小和本兒目前的價格還是待定,原因是我們都有爆字,在頁數方面實在沒法確定,但價格會盡量往下壓的。

其他問題請留言在這篇日誌下面=v=。

點開是文章試閱,插圖試閱稍后放出。
空想君《One day》

亚瑟对弗朗西斯说的大部分话抱有不容置喙的厌恶之情,而位居重复无数遍于是让人完全不敢相信的“我爱你”之下名列第二的,就是完全花痴性质的“第一次看到你时还真以为是遇见精灵了,哥哥我年轻的心脏都快停了啊。”毕竟那不管怎么听都像瞎掰的胡话,更何况发言人还是他心目中和不正经这个形容词最搭调的人。

可后来他信了。
当看到阿尔弗雷站在高草中冲他甜甜地笑,像装进了整个天空的眼里映出他无所适从的表情,脆生生地喊他“英吉利”时,他突然就相信了。
那是多么美好的时光,像沙漠中痛苦的旅行者寻到了一源清泉,像在干燥闷热的非洲大草原上邂逅一丝甜美的微风,像强撑力气飞翔万里的疲倦飞鸟终于发现可以栖息的树木。亚瑟•柯克兰肩上有太多的骄傲和自尊,而欧洲密不透风的环境让他从来没有机会松口气,所以他是那么感谢阿尔弗雷的存在和出现。那些在美洲大陆度过的日子永远是记忆的避风港,就算这避风港后来毫不犹豫地离开,他也还是相信当年的邂逅给灵魂带来的震颤,而且信得义无反顾彻彻底底,快要赌上一生的气力。




sakaivita《未终》

弗朗西斯迈开了步子,方向径直指向声音更响亮血腥更浓稠的地方。他想象着亚瑟会以怎样的表情眼睁睁的看着扬起的风沙落入眼帘,又怎样脱力坐在地上任凭大地被震动的阵阵发颤。心底有哪一块撕裂了般的疼痛。心脏仿佛被狠狠的攥紧,指甲硬生生磕出裂痕,仿佛听得见那些破碎的痕迹断裂的声音,然后支离破碎。然而他却比任何一个时刻都想要笑,放声大笑。
他仍是记得自己曾经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自己会是保护他的最佳人选。他始终坚信他会心甘情愿的看着他守着他惹他生气拉扯他通红的脸颊,尴尬的时候适时的挑起一场嘴仗,任凭他骂他打他威胁他要拔光他所有的头发……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是那么的相信,自己会为他付出一切。他第一次明白有些事不需要更多的原因,唯一的理由是他爱他,再没有其他。
一直都是他错了,身为一个国家,太多的时候都身不由己。他无法干涉威廉公爵决定入侵英格兰,他无法阻止这片土地上的流血和死亡。他还要怎么兑现他的诺言。

踏进森林的下一步,他寻找的声音响了起来。故作平静的声音下暗流汹涌。
滚出去,他说。从这里滚出去,弗朗西斯。
一字一顿。



织晓《赭刃》

“我只是要让你明白,王耀。”他走近他。
四周一片死寂,踩在雪地上的每一步都响得厉害,仿佛天地之间,除去这足音,再也没有其他声响。王耀动了动嘴唇,想要讲话,却悲哀地发现自己提不起丝毫的气力。鸦片蚀了他的心,挫了他的骨,掏空了他的灵魂,仅剩一副孱弱的躯壳,维持着表面虚假的光鲜。从什么时候开始。
王耀茫然地仰着头,晃动的视线里伊万俯下身子,缓缓遮住了光。
他看着他,笑容平淡而冷酷:“别以为你是无敌的。这早就不是你的天下。”
一字一句,如同刀割。
最后他抚过他消瘦的面颊,气息迎面吐上鼻翼,如同一声叹息,“你变了。”
你不再是从前的模样,仗剑戎马,目光犀利而笃定。
你被你的自信杀了。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